< class="navbar"> < class="container navbar-wrap">
< id="wrap"> < class="container" style="position: relative;"> < class="entry-wrap content">
< class="entry"> < class="entry-head">

史诗级暴跌的同时,腾讯在史诗级爆买

< class="entry-info"> 2021-07-28 投资趋势/观点 < class="entry-fontsize"> 字号 < class="entry-excerpt">

同一重量级的巨头,新兴企业、未来的黑马,都在腾讯竞争对手的射程之内。

< class="entry-content clearfix">

【GameLook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GameLook报道/本月,腾讯因密集对外投资多次冲上微博热搜。彼时,许多平常不关注资本市场的吃瓜网友,也见识了腾讯买买买的积极性。

不过,“平均7天投资一家游戏公司”的速度,对于腾讯来说还是太慢了。

昨天,企查查研究院发布《2021年上半年腾讯投资数据报告》。《报告》指出,2021年上半年腾讯投资事件达163起,披露金融931亿元。其中涉及游戏领域达50起,投资游戏公司为49家,折算即平均每3.8天投资一家游戏公司,比月初外界统计的数字又要快上一倍。

股价跌归跌,花钱不能停

值得注意的是,游戏投资不断创新高的“腾讯速度”,是在腾讯股价“跌跌不休”的情况下发生的。

继昨日收跌7.72%后,7月27日腾讯股价再次大跌8.98%,收盘446港元,创下了自去年6月以来的最低纪录,也是近期连续第三天大跌。

相较今年2月的最高点773.4港元的价格,目前腾讯股价已经跌去逾四成,市值为4.28万亿港元,动态市盈率也降至20倍,远低于过去十年的38倍的平均市盈率,更不谈追赶美股互联网行业40倍的平均市盈率。

腾讯跌幅之惨烈,甚至引得一名投资者表示:“眼睁睁看着跌到2018年第一次买它的价格,我却没钱加仓了。”

腾讯是游戏板块乃至互联网板块的龙头,自然,连续3天的大跌不是发生在腾讯一家,而是整个股市。

7月24日,中央发文禁止培训机构上市,且上市公司不得从事学科类培训,遏制了愈演愈烈的教育资本化势头。旋即,教育板块应声大跌,并迅速波及互联网行业。

同一天,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、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公开预言:“下一个要解决的将会是游戏?白酒?房地产,勿谓言之不预,休怪不教而诛”,给市场恐慌情绪添了一泼油。

腾讯在教育领域投资颇多,不过从股价走势来看,今年2月起腾讯股价就一直处于下行趋势中。因此近期的事件仅仅是导火索,而并非源头。腾讯股价承压的真正来源,是外界一直担忧的反垄断靴子。

比起垄断,游戏业竞争更惨烈

事实上,7月初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22起违反《反垄断法》的案件,并对涉事企业处以50万元罚款的处罚决定。在22起案件中,腾讯5起收购案位列其中,包括收购58股权、收购小红书股权、收购猎豹移动股权,以及收购蘑菇街股权。

尽管目前并没有因收购游戏企业股权被市场监管局处罚,但挥至教育行业的拳头已经让许多投资者心悸,腾讯重要的现金牛业务游戏,是否也会遭遇类似境遇?

毕竟从投资动作上看,腾讯对游戏的热衷远高于教育。

GameLook不敢妄下判断,但游戏和教育的确不可同日而语。并且与教育行业疯狂生长的态势不同,游戏行业近几年发展道路有些曲折。甚至可以说在2018年开始,由于版号总量调控遭遇了资本市场冷遇,如今看似的投资热,其实是游戏行业的内部消化。

根据投行Drake Star Partners的统计,2021年上半年全球游戏行业公布和完成的投融资交易数超过635笔、涉及交易额超600亿美元,是2020全年的2倍之多。

不过,对游戏公司出手的大多是游戏公司,如腾讯9.19亿英镑收购Sumo Group、EA耗费24亿美元收购Glu、微软75亿美元收购B社母公司ZeniMax等。

并且,近年来游戏越来越多地承载娱乐之外的价值,包括外汇创收、传统文化弘扬,以及帮助国际更好地认识中国等。典型如2020年,中国游戏海外市场收入就已经突破了千亿元。

过度资本化的教育容易制造焦虑,渲染内卷氛围,以及增加教育成本,影响民生。但高度成熟且自律的游戏行业,不说百利而无一害,带来的作用确实利大于弊。

压力如何,挡不住加速的脚步

最重要的是,史诗级暴跌的同时,腾讯仍在史诗级爆买的原因,正是因为游戏行业的竞争高度白热化,行业更多元、更具活力,甚至连腾讯这样的巨头也面临极大的竞争压力所致。

有趣的是,作为游戏行业的领头羊,腾讯面临的竞争压力是全方位的,不单来自同一重量级的巨头,新兴企业、未来的黑马,都在腾讯竞争对手的射程之内,这也是腾讯投资“不挑食”的主要原因。

巨头层面,除了一直甩不开的网易,字节跳动的威胁自然最为典型。2019年开始,字节跳动旗下Ohayoo通过休闲游戏,撬开了腾讯游戏帝国的薄弱一角,成功在市场站稳脚跟。如今,中重度游戏研发和发行线朝夕光年,以及新收购的沐瞳在海外MOBA市场的优势,对腾讯游戏进攻更加凶狠,原先的护城河已经无法保证全然无恙。

另一方面,出海转内销的莉莉丝、靠一款《原神》通吃海内外的米哈游、拥有TapTap且加码自研的心动,都是腾讯当下和未来的强敌。在这些新兴的新锐企业中,只有已经上市的心动愿意接受腾讯投资,其实已经足以说明问题。

比起竞争对手,用户需求、品位、审美的升级,所带来的精品化、工业化的升级,才是驱动腾讯加快速度的最大压力和动力。

所以腾讯不单是投资,还开始走出国门,光子、天美纷纷在北美地区设立工作室,涉足领域也从擅长的手游,向3A级主机、端游演进。

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甚至告诉GameLook,腾讯内部已经有一些“登月项目”,“希望花五到八年的时间,让我们的产品能够和它们(海外3A)的下一代产品在同一水准”。

在方向确立的前提下,比起投入成本、短期股价,腾讯而是更多地思索的是“要不要再加快我们的速度”的问题。

< class="entry-copyright">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2021/07/449024

< class="entry-footer"> < class="entry-tag">

相关推荐

< id="comments" class="entry-comments">
< class="entry-share"> < class="entry-share-item weixin"> < class="wx-wrap"> < class="entry-share-qr"> 关注微信 < class="a-box gotop" id="j-top" style="display: none;">